传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奶业新冷战

发布时间:2019-10-12 14:49:45 阅读: 来源:传动带厂家

王丁棉正在酝酿:检测常温奶的营养物在保质期内的损失情况。他说,一旦检测数据出炉,将“对常温奶是一个致命打击”。

国内液态奶领域有两大阵营,以伊利、蒙牛为主导的常温奶和以光明、三元为主导的巴氏奶。两大阵营的明争暗斗由来已久。

王丁棉是中国奶业协会理事、广东省奶业协会副会长、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巴氏奶阵营的拥趸,在乳制品行业内人称“王大炮”。从2003年初披露“部分乳企长期使用奶粉勾兑还原奶冒充鲜奶出售”至今,一直在各种场合坚挺巴氏奶。

这个检测计划,三年前曾经胎死腹中。王丁棉说,现在再度启动,和三年前一样,面临的问题之一是缺钱。他说,为了保证数据的公正性,检测不会接受来自巴氏奶阵营企业的经济支持。

未尽的计划

王丁棉称,一旦找到检测经费就立即启动。目前,他已经与中山医科大学、广州出口商检局两个单位进行了沟通,想委托他们做常温奶营养物损失的检测。

“理论上说,常温奶在符合要求的存放环境下,在保质期内是不会变质的,都可以饮用。但是,这个观点忽视了一个问题,牛奶中的营养物是否有流失。”目前,常温奶的储存时间从三个月到八九个月不等。王丁棉介绍,国外有研究表明,常温奶在存放8-9个月时营养物流失率达到30%-40%,在存放至4个月后,其内溶物的蛋白质等成分就开始发生变性,牛奶的营养也就随着存放时间的越长久而越为弱化。

“目前我国对牛奶产品在保质期内即消费的中后期这段时间内,对营养物的保持能力或流失程度缺乏检测与评价。”王丁棉说。

常温奶营养物流失检测,不是王丁棉现在的突发奇想。“我们已经呼吁了两三年。”2005年,王丁棉找了广州的一家检测单位商量检测的事。王丁棉当时做这个检测有两层考虑:一是想拿检测的准确数据做依据,提议将巴氏奶作为学生奶的品类之一,因为当时学生奶的政策要求指定生产企业都提供常温奶;二是“禁鲜令”如火如荼进行中,“对错误观点的最好批驳,是用事实说话,(常温奶营养物流失的)检测数据是反禁鲜的最有力证据”。

不过,当时筹划的检测行动无果而终。至于原因,王丁棉说,当时如果做出来,乳业大公司就受不了了,“2004年下半年开始的  不过,当时筹划的检测行动无果而终。至于原因,王丁棉说,当时如果做出来,乳业大公司就受不了了,“2004年下半年开始的 ‘禁鲜令’事件,直接激化了巴氏奶阵营与常温奶阵营关于反禁鲜与禁鲜的矛盾,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坚持常温奶的营养物流失检测,对常温奶阵营无疑是火上浇油”。

王丁棉所说的 “禁鲜令”是指2004年8月1日,国家标准化委员会下属的“全国食品工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出台《食品标签国家标准实施指南》,其中规定“巴氏杀菌奶”只要是生鲜乳经过任何一种加工处理(包括热加工、杀菌、灭菌)就失去“生鲜”的意义,不准巴氏杀菌乳“称鲜”和“标鲜”。此后,上海、四川、广东、广州等各地的奶协随即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声讨,明确表态反对禁鲜,要求纠正。2004年12月,北京、上海、广东、四川、江苏、新疆、杭州、西安八省区市地方奶协集会北京,要求纠正“禁鲜”的错误,反对《实施指南》。

“禁鲜令”事件的起始之时,正是巴氏奶与常温奶之间市场争斗的分水岭。2004年,巴氏奶占国内液态奶市场的份额首度跌到30%以下,而常温奶占国内液态奶市场的份额则突破70%。自此后,巴氏奶阵营陷入与常温奶阵营长达三年多反禁鲜与禁鲜的论战,一直到2007年11月9日,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农业部联合下发 《关于加强液态奶标识标注管理的通知》,连年的“禁鲜”论争画上了一个句号。也是自此后,巴氏奶在国内液态奶市场的份额越发远离重回30%的机会。

时隔三年后,为何重启检测计划?王丁棉说,“不到黄河心不死”,把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做完,而且,“这是有意义的事情”。

不过,数万元的经费竟难倒王丁棉。他说,自己正在想办法募集,包括已经通过广州当地的朋友放出风去,希望能找到给这个项目提供资金的支持者。

“常温奶营养物流失的检测,不仅仅是检测一种营养物质的流失。比如,我们设计检测的主要营养成分有10种,1种成分需要按照存放时间的递进做3-4轮的检测,每次检测的费用需要1000多块,这样粗粗计算,整个检测费用少说也需要数万元。”王丁棉说,当年为了让协会、相关乳制品企业避嫌,王丁棉找了广州当地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商来资助检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这家房地产开发商中途退出。

和三年前一样,王丁棉说,这个检测不会向巴氏奶生产商拉赞助,为了保证检测结果的公正,也不给竞争对手发难的话柄。

乳业专家陈瑜认为,常温奶营养物流失的检测,国内技术是否支持是一个问题,“超高温灭菌、无菌包装等技术都是从国外引进的,国外对这方面的研究远比中国深入得多,国内现有的检测水平做常规的检测没有问题,但是要观察出(营养物流失)这样细微的差别,恐怕很难”。他说,如果检测数据不准备,反倒弄巧成拙,授人以柄。

王丁棉说,国内的检测技术能达到,而且,对国外已有的检测数据“充满信心”。

联盟策略

王丁棉希望,这一次不要错过稍纵即逝的时机,“国内巴氏奶已经到了唱国际歌的时候了!巴氏奶的发展已经跌近谷底,常温奶的发展高峰期已过,液态奶的发展已经趋向多元化,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再不挽救(巴氏奶),时间就来不及了”。

今年6月初,在福建省首届巴氏鲜奶高峰论坛上,王丁棉面对台下三四百的参会人员呼吁:“中国巴氏杀菌奶市场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候,我们不能让有被称之为奶中之王的巴氏奶在中国这样惨淡地衰亡下去,中国巴氏奶需要拯救,需要复苏,需要重振辉煌。”

另一方面,王丁棉已经在不同场合布道:“常温奶发展高峰期已过”。2007年3月,王丁棉在亚太地区奶业论坛上表态,超高温灭菌奶(UHT)虽有保质期长、不需冷链配置、便于贮存、运输和方便饮用等诸多特点,但它在中国的最高峰、最快速的发展已渐渐在弱化和减退。

欧睿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简称“欧睿信息”)提供给本报的数据显示,2006年到2007年是国内常温奶市场增长速度自1998年到2007年之间每年增速最慢的,为14.7%,也是此前9年间市场增速首次下降到20%以下。

巴氏奶的辉煌,早已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之前的事。1997年、1999年,利乐分别与伊利、蒙牛的合作,而后的发展直接将常温奶送上国内液态奶市场主角的位置,伊利、蒙牛也在与光明、三元等城市型乳企的市场争夺中胜出。王丁棉感慨,巴氏奶与常温奶的市场占有率已从过去的7∶3转变为3:7,巴氏杀菌奶的市场份额在节节败退处下风。

王丁棉寄希望于巴氏奶能够绝处逢生。在他筹划重启检测计划的同时,作为组合拳的“巴氏奶促进联盟”也在酝酿当中。他说,这个促进联盟将委托一个中介公司去运作。在今年6月初举行的福建省首届巴氏鲜奶高峰论坛上,王丁棉向与会者正式发出了号召:组建或结成强大的巴氏奶阵营联盟。

这其实也是四年前搁置下来的想法。不过,与当时情况不同的是,这次的“巴氏奶促进联盟”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社团组织,“联盟主要是为了倡导巴氏奶的消费文化、理念”。王丁棉向巴氏奶企推广联盟想法时这样介绍:在培育巴氏奶市场和引导巴氏奶消费方面,要学会巧借医学、营养专家及我们业内专家的权威帮助及其影响力。

常温奶企业并不看好这个联盟的影响力。“即便成立了,(对常温奶市场)影响也不大。因为主要乳制品企业生产基地的全国布局已经完成,奶源就是乳制品企业的生命线,如果没有好的奶源,巴氏奶难以对常温奶形成冲击。”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887.SH,简称“伊利”)一不愿具名的人士说,伊利的巴氏奶产品在距离生产工厂近的市场,销量还不小。

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蒙牛”)新闻发言人赵远花说,不管什么样的联盟,都应该是以消费者为导向。她说,蒙牛现在也有巴氏奶产品,“蒙牛历来不是以自己为导向来做事,而是以市场”。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说,“现在任何(乳制品)企业不都是只生产一类产品”。

乳业专家陈瑜认为,乳企事实上的选择已经证明,巴氏奶是否组成联盟都没有太多的意义,“光明、三元,说到巴氏奶就会提到这些企业,但是他们哪个不是又生产巴氏奶,也生产常温奶。”他介绍,除了代表性的城市型乳企,其他二线城市的乳制品企业也都配备了常温奶生产线,“只要这些企业的产品想进入更深的市场,进县、进乡镇,销售渠道下沉、冷链跟不上的情况下,常温奶是最适合的产品。”

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600597.SH,简称“光明乳业”)新闻发言人龚妍奇则认为,中国乳制品消费市场的复杂性决定了乳企不能单一依赖一类产品。“在一些二、三线城市,冷链不够发达,(巴氏奶不适合进入这样的市场),常温奶却能满足这部分市场需求”,不同产品系统适应不同市场的消费人群。

王丁棉也承认,基于常温奶占据液态奶市场主体的现状,一些巴氏奶企业不得不选择“巴氏奶+常温奶”的产品架构,面对国内巴氏奶节节下落的市场份额,“这些企业对巴氏奶的前景也很矛盾”。

欧睿信息调研数据显示,从1998年到2007年,10年间,巴氏奶占国内液态奶市场(常温奶+巴氏奶)的份额从当初的79.6%,逐年下降到21.8%;同期,常温奶占国内液态奶市场的份额则从当初的20.4%,一路上升到78.2%,巴氏奶阵营中,除了光明这样为数不多的大型乳企外,多数都是中小型的地方企业。

王丁棉认为,这是市场竞争的策略,巴氏奶企业的这种“妥协”与他们争取恢复巴氏奶市场主导地位的想法并不矛盾;蒙牛、伊利做巴氏奶则是从战略考虑,考虑常温奶增速放缓后,如何保持整体产品的市场占有率。

不过,巴氏奶阵营已经在加工工艺上出现了分化却是事实。“超巴奶”就是巴氏奶向常温奶妥协的一种加工工艺。杀菌温度为120℃/5-10秒加工处理的牛奶被称为“超巴奶”。目前中国的巴氏奶生产企业中,这种方式被广为使用,因为对奶源质量不放心。

“各乳品生产企业,千万不要盲目地看好和跟风近来高速发展的常温奶市场,常温奶的利好市场只是昙花一现,常温奶不是我们乳业的发展趋势和目标,(如果跟风)将是在自掘坟墓,只有死得更快一些。”王丁棉说。

“个人名义”

无论是常温奶营养物流失的检测,还是筹备巴氏奶促进联盟,王丁棉说,都以“个人名义”在做,进行得很谨慎。

这次倡议“巴氏奶促进联盟”,没有像当年那样制定鲜奶统一标识、制定推进鲜奶标识实施工作方案和管理办法。王丁棉说,这是为了规避一些风险,“如果正式结盟,很可能给对手‘不正当竞争’的把柄。而且,成立巴氏奶的民间组织,需要经主管部门同意,到民政部门登记,还得通过层层的审批,困难肯定不小”。

虽然四年前的那次结盟未果而终,但是王丁棉回忆起来,仍然很兴奋,“坚持了一年,虽然没有实施,但还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2004年8月19日,顶着 “禁鲜令”的压力,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城市的地方奶协和北京三元、上海光明、广东燕塘、四川新希望等巴氏奶阵营的乳企业主要负责人集会上海,召开了巴氏鲜奶联盟的第一次会议,会议研究由条件比较成熟的与会几大城市的巴氏奶生产企业率先推行鲜奶标识制。2004年12月27日,联盟的第三次会议讨论、修改了由王丁棉起草制定的《鲜奶标识推广实施方新希望等巴氏奶阵营的乳企业主要负责人集会上海,召开了巴氏鲜奶联盟的第一次会议,会议研究由条件比较成熟的与会几大城市的巴氏奶生产企业率先推行鲜奶标识制。2004年12月27日,联盟的第三次会议讨论、修改了由王丁棉起草制定的《鲜奶标识推广实施方案》和《鲜奶标识管理办法》,当时的计划是在2005年6月底前,完成促进鲜奶标识工作委员会的社团注册登记和工商登记等申报工作。

不过,“最终因政府的禁鲜压力而无法使鲜奶标识在预定的几个大城市被推广开来”。王丁棉在自己整理的个人论文集里这样回忆当时结盟的终结。

如今继续当年未尽的结盟计划时,一些巴氏奶企业的积极反馈让王丁棉感到欣慰:“今年6月份,福建巴氏奶论坛期间,有几家福建、江苏大的乳制品企特意为这个事情赶过来找我商量,说明企业真正感到市场危机了,只有大家联合起来,才能抢救市场。”

“如果这个联盟旨在倡导推动消费者如何掌握更科学、更健康的牛奶消费知识、消费观念,让消费者感知产品是有区别的,让消费者有自由选择,这也是光明倡导的。”光明乳业新闻发言人龚妍奇说。她也表示,在不了解这个联盟的具体情况时,不便对联盟可能产生的影响做评价。

伊利上述不愿具名的人士称,此次检测,就是巴氏奶阵营为攻击常温奶而找的手段。蒙牛新闻发言人赵远花说,“常温奶营养物在保质期内出现营养物流失”,这样的观点需要科学的数据证实,她还没有看到多相关数据。业内人士则认为,如果巴氏奶阵营能够拿出这样的检测数据,早几年禁鲜令争论激烈时,就应该拿出来了。

一位乳业专家说,讨论常温奶是否会营养物流失,并不是乳制品行业当下最重要的问题。“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喝奶在国内还没有成为习惯,他们宁可经常喝其他的。如果牛奶整个蛋糕不做大,两派乳企窝里斗有多大意义?”这位“不愿卷入两派争斗”的乳业专家认为,各种不同的声音,都是为了一定的利益服务。

“(这么做)纯粹是出于信仰,出于社会责任感。应该给消费者更多选择。有些巴氏奶包材公司也想进来,但仅仅是意愿的表达,没有像其竞争对手那样通过政府的、舆论的力量去干预。”王丁棉称。

“按说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企业,企业应该会想尽办法去做这份检测数据对他们的重要性,比我大得多啊。但是,企业一旦做了检测、公布了,会不会面对来自对手的法律风险?对方要是以品牌价值受损来告你,你怎么受得了?”王丁棉说,巴氏奶企业口头支持、道义支持,但不会资金支持,“我也不好开口”。

这一次的计划会不会又无果而终?王丁棉说,总会有办法,办法总比困难多。

新松机器人等11家企业签合作意向发泡模具

重庆璧山八塘镇加紧推进壁北蔬菜基地建设古交

中国渔船印尼捕鱼执照7月失效08年将更新义乌

越南水产品因欧盟市场受困宜宾

中国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日益凸现石河子

云南三家农贸市场摊位费已降低了15钦州

浙江上虞市着力抓好农水产品质量安全君怡

相关阅读